广告

职业培训师简介(注册国际职业培训师)插图

每天看到自己的朋友圈和头条中充斥着大量的培训同行开播线上课程,纷纷为了现实的生存在“奔波劳碌”,说来说去总是绕不过去一个字:钱。

如果说仅从2020年年初开始的疫情到2021年年底,大家本以为这个疫情已得到有效的控制,生活会继续井然有序的恢复。可直到现如今,才发现过去那些不戴口罩,手机不扫各类“通关文牒”的日子将只会存在于我们深深的记忆里了。

这段时间,是“拯救生命还是挽救经济”,一个深层次的问题“钱从哪来?”。之前与很多同行聊天,得知这个行业行业的培训师早已是连续休息,密密麻麻的被这样那样的被隔离、被封控或被管控,就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心酸味道,自己也曾被劝返过、集中隔离过等等,但这又能怪谁呢,不可抗力既然发生,我们这些培训师除了接受又能怎样呢?

也正因为如此,在“能不能继续交上各种贷、维持体面的生活这个问题上”,以前的很多想法可能真的不适用于当下了。比如,过去我对动不动就搞线上直播、各类割韭菜、种草的培训师的确存在偏见,自认为这是时代的标签、时代的赛道,甚至有点“不务正业”,可如今,大家的钱袋是空空的,政府的福利补助又轮不上俺们,谁都无法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干预他人的谋生之计了。

我反思过这个问题,之所以存在这样的偏见,原因如下:

1、 企业培训课程是To B的,企业的培训课讲究效果交付,线上直播就是个任务,毫无成就感

2、 培训师对线上直播交付的流程和机制还停留在线下交付的逻辑上,比如一本正经的穿着,殊不知学员谁看你啊,装啥装啊

3、 线上直播的平台不专业,机构不专业、讲师不专业、甲方更不专业

4、 一味的跟风,充斥着假冒伪劣的培训课程和培训师,美其名曰“人人为师的时代”,到处内卷,割来割去,大家那点碎银都交“智商税”了

5、 一些灰色地带,培训师很多会有口头禅,线下培训基本无碍,但到了线上直播可不好说哦

我个人是极其反对将线下培训直接搬到线上进行直播的,尤其是今年我拒绝了几次线上直播课程,可假设上述的问题能够解决,那就等于说服了大部分讲师可以去从事培训事业的“混合制模式”,打破原有的培训社会契约,而不仅仅是现在的靠打赏和送小红花了。疫情新常态也许真的就能让一部分讲师实现财务小自由,可能真出现“蓝冰市场”,如若这样不是很优秀吗?

那上面那些问题,如何解决呢?大家不要着急喷我,看完再喷也不迟。

1、 重新定义培训终点线。对了,培训不该仅是完成任务,而是因附有深层次的意义,至于是什么各有各的说法。把线上直播培训做成训练营,有绩效反馈了才是终点线。

2、 调整原先设计培训一天的内容为培训碎片化的知识点,以45分钟或60分钟为一个学习周期,阶段性的有序的开展线上交付,符合成年人的学习特点。同时,设计一些答疑的客观题作为与学员线上互动的方式。

3、 不穿所谓的职业装,轻松的着装会对学员带来亲近感,机构和甲方也不要一味的守着讲师风格、讲师风范来约束讲师,对于线上直播课大家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命。

4、 甲方要承担起教学管理任务,而不再像以前那样认为自己出钱就是大爷的状态,线上的学习需要更严谨的教学管理,想想我们那些在家上网课的孩子家长们所承担的角色就明白了。

5、 讲师要训练自己正式合理的话术,而不再是随机应变的话术,以免线上“踩雷”,这点对于很多老讲师可能难度有点大,毕竟以前的培训环境和培训契约都是老讲师们构建出来的,现在要在这个上面做改变,的确存在一定的难度,当然也有可能是危言耸听了。

实话实说,我写的这些东西可能连自己都没撬动起来,但的确是真话。本身培训就存在To B和To C的不同交付领域,在这里,我真心希望能有个别讲师冲出重围,开发出疫情新常态下企业培训的范式革命,那真是这个时代的“新牛顿”了。

职业培训师简介(注册国际职业培训师)插图1

广告